亚搏全站app下载-产业链供应链艰难闯关
英国南安普敦港口的集装箱和货船。 (新华社发)今年以来,供应链危机在全球愈演愈烈。贸易保护主义升温致使国际经贸合作受阻、对产业链造成干扰。供应链紊乱叠加通货膨胀,已然形成尾大不掉的“灰犀牛”,极大地拖累了世界经济复苏步伐。经历疫情挑战,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呈现出更加多元化的格局。一边是日用商品“一件难求”、连锁餐饮“无鸡可炸”、超市里断货频繁;另一边是港口拥堵、货船滞留、成千上万个集装箱堆积如山,更有公司为保证供应一掷千金选择航空运输——2021年,一幕幕供需严重失衡的场景,在一些国家和地区持续上演。美国多年来不断挑起和升级经贸摩擦,人为干扰了全球供应链和产业链的高效配置,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放大了这种破坏,全球经济效率遭受严重损失,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正艰难寻求渡过这道难关。今年以来,供应链危机在全球愈演愈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报告将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5.9%,其中“罪魁祸首”就是全球供应链的受损。雪上加霜的是,在商品短缺的同时,物价也在持续上涨。11月,美国CPI同比上涨6.8%,创下39年来的最高纪录;受能源价格大幅上涨等因素影响,11月欧元区通胀率持续攀升,按年率计算达4.9%,创下历史新高。供应链紊乱叠加通货膨胀,已然形成尾大不掉的“灰犀牛”,极大地拖累了世界经济复苏步伐。表面上看,当前全球供应链危机产生的主要原因是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全球产能不足和运输能力下降,引发供应紧张。但回顾近年来世界经济复苏进程就不难发现,全球供应链出现的局部断裂和运转停滞,其实是贸易保护主义升温致使国际经贸合作受阻、对产业链造成干扰产生的后果。它是近年来全球贸易和产业领域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只是催化因素,使存在已久的结构性问题加速暴露。早在美国特朗普政府时期,其单边主义政策严重破坏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为了实现“美国优先”、打压他国发展的目的,美国政府随意加征关税,限制高科技产业投资合作,强行迫使一些企业回归美国本土,或是迁移到东南亚、墨西哥等地。然而,美国经济“脱实向虚”多年,不仅生产供给能力早已不足,而且东南亚等地的基础设施、人力资本等禀赋并无明显优势,这在客观上加剧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脆弱性,大大降低其抗风险能力。拜登政府上台后,不但没有“纠偏”,反而出台了一系列新的打压措施,扩大出口管制“实体清单”。这种做法不仅引发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一连串动荡,而且进一步增加了全球通胀的压力。近期困扰全球的“芯片荒”、航运受阻、物流不畅等问题,就是供应链遭到冲击和破坏的结果。应当看到,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形成和发展,是市场规律和企业选择共同作用的结果。任何一个“断点”的出现,都可能导致整个链条低效甚至瘫痪。在全球化背景下,人为推动产业“脱钩”,以政治力量改变经济规律的做法,既不现实,也不明智。实际上,经历疫情挑战,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逐渐呈现出更加多元化的格局。从全球来看,不同国家和地区供应链和产业链亟待解决的问题各有侧重。有的在美国产业政策泛风险化转向的挑战下,把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性放到了更高位置;有的面对要素结构升级滞后、产业链与创新链发展不平衡的情况,着力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对产业链进行全方位、全角度、全链条的升级,巩固提升传统产业链优势。日本政府在2020年和2021年的《通商白皮书》中均提到,供应链断裂是地缘政治变化、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等造成的,且受到结构性因素影响,不是靠恢复原状就能克服,必须对供应链进行重新布局。从去年开始,日本制定了“海外供应链多元化支援”等一系列政策,支持企业对供应链进行多元化和分散化,以增强供应链韧性。今年5月,欧盟更新了其产业战略,提出要加强单一市场弹性,并在原材料、半导体和电池等6个战略领域减少对外依赖,提升产业的“开放战略自主能力”。不过从政策走向和布局来看,即便要回归本土,欧盟和日本的企业也没有打算放弃在中国的生产,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在中国已经形成了充分的产业积累,而且中国还有较高的劳动力优势,以及庞大的消费市场。中国是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最强韧的部分。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并实现复工复产,向其他国家提供了大量紧急医疗设备,仅2020年就向全球提供了2242亿只口罩和27.1万台呼吸机;中国港口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均居世界第一,从未出现拥堵;中国外贸持续16个月正增长,有力支撑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运转。随着全球供应链变动渐趋稳定,中国因为良好抗疫政策和稳定生产带来的供应链红利将逐渐消退。如何有效应对全球产业分散化地区化趋势、芯片短缺影响、原材料价格上涨、国际海运运力紧张等问题,将成为重塑产业链供应链能力的重点方向。中国提出稳字当头、稳中求进的经济工作方针,正是为了抵御更为深远的负面影响,保障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不断创造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的有利环境。全球化链条“牵一发而动全身”。在产业链供应链艰难“渡劫”的当下,世界各国尤其是主要贸易国,应当采取负责任的态度,相互配合、协同治理,为稳定畅通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推动世界经济复苏作出积极贡献。(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孙昌岳)

推荐文章